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滚动新闻 >

基于“价值医疗”的医院绩效管理之道

滚动新闻来源:未知 2019-01-07 09:31

 

医改新时代,倒逼医院“医疗为中心”向“以患者为中心”转变,,医院绩效如何应变?

 

文 | 秦永方

医改新时代,倒逼医院“医疗为中心”向“以患者为中心”转变,“价值医疗”越来越受到各方的青睐,临床路径的推行突出“价值医疗”,DRGs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引导“价值医疗”,患者健康需求要求“价值医疗”,医院学科发展更需要“价值医疗”,医院绩效如何应变?

1.价值医疗

价值医疗核心是“以患者为中心”。 所谓价值医疗就是临床价值、患者的价值和经济价值以及市场价值的综合考虑。卫生经济学家将其称为“最高性价比的医疗”, 倡导从传统医疗服务转型为“以人为本的一体化服务(PCIC)”,实现供给侧(医疗机构与厂家)与需求侧(患者与健康人群)利益的平衡。价值医疗包含成本控制、治疗效果、患者需求三层涵义。

我国医院以疾病为中心的传统医疗模式,面临社会环境变化的挑战,控制医疗成本,寻求医疗最佳、最合理价值,以价值为导向,按病种付费、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(DRGs)付费、临床路径管理,其最终导向的也是以更少的医疗成本获得更大的医疗价值。

2.传统绩效模式不适应“价值医疗”

传统的绩效模式,主要包括单项提成、收支结余提成、项目点值三种,三种模式与医院管理体制、财政补助体制、医保支付制度正相关,传统的医保支付依据基本是按医疗服务量来付费,医院在政府财政补助不足及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,为了获取更多收益,绩效激励刺激,引导追求的是“多开单多得、多收入多得、多做项目多得”,出现“乱检查、大处方、大量辅助用药、过度治疗”一系列问题,推高了看病贵,增加了医保和患者的医药费负担,引发社会各界不满,也不符合“价值医疗”的内涵,促使医疗控费上升到国家层面,成为医改的重点。

医保部门通过药品准入、零加成、两票制、集中统一采购等措施,通过降低药品虚高定价,为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腾出了空间,实现了“腾笼换鸟”,这是“价值医疗”中药品成本控制的绩效之道。医保付费方式直接影响着“价值医疗”,传统的医保支付方式简单粗暴,按照预算及均次费用控制,刺激医院过分追求收入及成本控制,忽视医疗服务能力提升,导致基层医疗机构推诿患者,推动大医院的虹吸。基于DRGs的医保支付制度,从“后付费”向“预付制”转型为价值医疗赋能,对价值医疗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。政府对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等等,对传统的绩效管理模式提出重大的挑战。

3.基于“价值医疗”的医院绩效管理之道

医院医疗服务是价值医疗体现的重要组成部分,实现价值医疗关键需要提升医疗服务质量,不仅要看到疾病本身,也要看到患者是一个完整的社会人,这就是医疗模式转变,即从传统“以医疗为中心”的生物医学模式,向“以患者为中心”生物一心理医学模式转型,向“以健康为中心”的社会医学模式升级,需要绩效管理赋能,改变传统的绩效模式,建立基于“价值医疗”以提高医疗质量为目的《工作量效能积分绩效管理模式》,实行积分管理,充分体现向技术、风险等医疗服务能力方面倾斜,促使回归医疗价值属性,赋能价值医疗。

(1)绩效预算如何分?

绩效预算的有限性决定,如何在医、护、技、辅、行、后之间分配,主要基于“价值”导向,按照科室价值、岗位价值、个人资历价值、定编定岗定员管理,科室贡献价值,实行综合指数分配绩效,为绩效公平性分配建立“标尺”,体现兼顾公平。

(2)激励“四轮驱动”体现效率优先?

围绕“综合考虑岗位工作量、服务质量、行为规范、技术能力、医德医风和患者满意度等”,选择关键KPI指标,实行积分。主要采取激励“四轮驱动”体现效率优先,重点向价值倾斜,按照“业务量积分、医疗项目风险难度(RBRVS)积分、病种风险难度(DRG)积分、成本控制积分”框架,充分发挥绩效的牵引力效应。

第一轮业务量驱动:工作量包括门诊人次、入院判诊人次、出院人次、占用床日、会诊人次、工作时间等,充分驱动多劳多得。主要体现效率优先,向个人倾斜,与绩效目标管理有效结合,采阶梯激励办法,对于完成目标的实行基本激励,对于超过目标的实行高激励,对于低于目标的实行负激励。

第二轮医疗项目驱动:医疗项目主要包括提供的医疗服务的风险成都、技术难度、劳动时间等,按照提供医疗服务项目结合医疗项目风险难度系数驱动。主要驱动医务人员多开展医疗服务项目,提高医疗技术水平。

第三轮是病种驱动:病种包括单病种以及DRG病种组,按照RW、CMI、时间效率指数、费用效率指数、风险死亡率、病种成本控制水平等综合驱动。主要驱动医务人员愿意承担风险,主动接诊危急重症患者和大手术患者,提升诊治疾病能力。

第四轮是成本控制驱动:成本控制大于成本核算,通过加强科室变动成本管理,重点在药占比、耗材比,关注科室可控费用支出的控制和考核,驱动主动降低成本的积极性,提高医院运营效益水平,降低患者医药费负担。

(3)约束“四轮驱动”体现“优绩优酬”

通过约束“四轮驱动”体现“优绩优酬”,按照“BSC、KPI、MBO、单项奖惩”“四维一体”的绩效考核体系,体现“优绩优酬”推动力效应,促使内涵质量的提升。

第一轮平衡计分卡(关键KPI)驱动:基于平衡计分卡(BSC)原理,选择关键KPI指标,抓住重点,主要体现结果指标,关键KPI结果尽可能是“算”出来,不是“考”出来,尽可能使用客观指标,减少考核误差,充分体现公正、公平。

第二轮全面质量考核驱动:体现过程管理,应建立全面质量考核与基本工资或基础绩效工资相结合考核制度,采取加分扣分考核;推动医院管理水平提升。

第三轮目标管理驱动:为了适应目标责任管理,绩效配合目标管理体系,

实行科室负责人综合目标管理绩效,提高管理效率和执行力。

第四轮单项奖惩驱动:实行内部服务满意度360评价,驱动一线围绕患者转,二线围绕一线转。针对重要、临时、突出的事情,设置单项奖惩激励绩效,实行一票否决权,驱动员工高度关注。

建立基于“价值医疗”以提高医疗质量为目的《工作量效能积分绩效管理模式》,把医院目标战略、计划任务、医疗质量、服务质量、工作量等多维度方面,有效结合起来,真正实现了医院绩效工资不是为了算奖金,而是为医院管理服务,提高员工积极性为主导,通过员工积极性提高,实现医院“价值医疗”管理发展目标。


会议会展更多>>
报名参加精品会议会展推荐
第六届 中国医疗环境与健康大会暨 时间:2018-12-05 16:34:46 地点:
中国医疗环境与健康大会暨中国医 时间:2018-03-29 20:00:00 地点:南京国际展览中心
协会电话/传真010-68860700
协会地址:北京市石景山区瀚海长城大厦521室
邮箱:chcmc2012@126.com
联系我们 协会微信
京ICP备12032167号-2  Copyright 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老师欢迎您咨询~